首页 > 创业交流 > 正文

快的打车:连续创业者的折腾史

2020-06-26 20:11:14 来源:姣姣网

网络图片

  两年前,29岁的陈伟星创办打车软件快的时就明白,短期内这将是一场“烧钱”抢夺市场的运动。2013年年初,他在硅谷找马云要钱,直言不讳地向他表达了一个意思,这事需要很多钱,3年内不要想赚钱的事。这事可干不可干?马云答:“干!”

  2006年,陈伟星在浙大念大三时与同学东拼西凑了17万元,创立了泛城科技。不久,他通过游说其老家上虞的一位做房地产朋友的父亲,得到了一笔120万元的天使投资。泛城科技被陈伟星折腾过数个不赚钱的项目,其中一些甚至产品还没上线就胎死腹中。

  转折点来自2008年。陈伟星原本计划做一款加入游戏元素、基于校园的社区产品,却无意间偏离了自己的定位做出了一款2.5D效果的大型网页游戏——魔力学堂。

  “它让我们赚了两三个亿。”陈伟星说。这款一度让业界惊艳的产品,曾引起史玉柱、周鸿祎极大的兴趣。2010年,陈伟星因为魔力学堂的成功而顺利融到了4000万元的投资,但其后的一两年,各种原因使得泛城科技的游戏业务并没有像业界期待的那样做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快的是陈伟星在各种质疑声中坚持推出来的一个App。但在公司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产品柳暗花明之时,他主动放弃了操盘手的角色,将部分股份割让给了合伙人。

  战争

  2013年4月,快的拿到了来自阿里的投资。此前,陈伟星与泛城科技投了三百多万元,成为其孵化者。与此同时,它还获得了一笔来自李治国的阿米巴资本的天使投资。血战如陈伟星所料,很快就开始。迄今,它以今年2月与嘀嘀掏钱补贴司机与乘客,抢夺用户为高潮点。激烈的火拼既赚足了眼球,同时也以疯狂的烧钱为代价。

  陈伟星感到压力最大的不是钱,是产品上线之前来自泛城科技内部对其一浪接一浪的质疑。内部有很多人觉得这件事会失败,有人觉得已经有很多人在做这件事了,包括一些政府部门也参与其中,“时机不对”;还有人说,怎么赚钱也不明朗,“你是干游戏的,做App没有经验 ,游戏挺赚钱的,为什么要去做一件看不见钱的事呢。”当时设在泛城科技平台上的快的产品团队总共十多个人,他们要么辞职,要么转岗去了其他部门。“这个团队一度只剩下两个人。”陈伟星说。

  “我希望这事儿足够大,趁年轻能够狠狠搏一把。”做快的符合陈伟星的这些期待。当时,有不少人在做打车软件,“他们都没做成功过,使用起来要么操作很麻烦,要么司机的响应速度很慢。”陈伟星觉得自己可以干好这件事。

  另一个刺激他的原因是,2012年春节后不久,他问过好几位员工:“过年的时候还开电脑吗?”有两个人告诉他用过电脑,其他人回答“没有”。而用过电脑的两个人打开后看的只是与公司有关的数据。“当时我想完蛋了,连我们自己都不玩电脑了。今年我们必须搞移动互联网。”

姣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