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化工资讯 > 正文

俄罗斯钛工业在西方制裁下的困境与博弈

2020-06-29 20:08:40 来源:姣姣网

  随着新明斯克协议的签订,持续了一年之久的乌克兰危机得到了暂时的缓解。这一年中,在美国及西方的制裁下,俄罗斯经济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其钛工业也遭受波及。本文将从几方面梳理危机中的俄罗斯钛工业遭遇了哪些困境,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又是如何博弈的。




  危机之前,俄罗斯VSMPO-Avisma公司从乌克兰进口钛铁矿来生产海绵钛产品。而在危机爆发之后,公司总经理米哈伊尔•瓦伊瓦金表示,在乌克兰钛铁矿供应受影响的情况下,该公司考虑从越南和非洲等进口原材料。事态的发展表明,俄罗斯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




  2014年之前,公司一直从乌克兰进口钛矿。2012年其进口量为111200吨,2013年为119300吨,2014年为93300吨。从9月开始,俄罗斯从传统钛原料供应地澳大利亚只获得了40吨的钛矿供给。为了补足原料缺口,俄罗斯从塞内加尔等新的原料产地采购钛矿。据了解,当月俄罗斯从塞内加尔进口的钛矿达到了5300t,而之前公司未曾从塞内加尔进口过钛矿。此外,俄罗斯还增加了南亚地区钛矿、金红石的进口量。




  从价格方面来看,塞内加尔产钛矿为326美元/吨,乌克兰为370美元/吨。但乌克兰钛矿的品位为63%,性价比较标准的54%品位钛矿要高。而进口金红石价格分别为:澳大利达1257美元/吨,,南亚产为1,602美元/吨。可以说,俄罗斯为了弥补原料的缺口,被迫付出更高的代价。




  美国波音仍从俄罗斯大量采购钛材




  虽然乌克兰危机引来西方的制裁,但波音与俄罗斯企业VSMPO-Avisma的钛材贸易仍然十分活跃。据《华尔街日报》透露,早在去年3月份,波音公司就已经着手囤积VSMPO-Avisma公司所生产的钛零件。VSMPO-Avisma为波音供应35-40%的钛零件,该零件是波音公司的关键原材料之一,波音此举被认为是为了避免美俄局势进一步紧张导致企业钛原料供应不足而无法开展正常生产活动。




  而在西方向俄罗斯制裁最为严厉的时候,波音的俄罗斯运营执行总裁重申了这两家公司的战略合作关系。他表示,美国企业自然会严格遵守政府的指导方针,但这并不是说不允许波音与俄罗斯国企合作,波音将继续现有的所有的战略合作项目。随后,VSMPO-Avisma在2月4日表示,与波音的合作合同已延续到2022年的7月份。




  俄罗斯钛白粉市场波动明显




  俄罗斯企业表示,去年7月以来俄罗斯钛白粉市场逐渐走弱,钛白粉需求量已经明显低于往年。出现这一变化的原因之一,便是卢布大幅度贬值导致的俄罗斯国内进口钛白粉价格明显攀升。价格的上涨使得下游企业需求锐减。瑞道在此前的评述中曾经透露,俄罗斯没有自己的钛白粉生产企业,对进口钛白粉等产品具有较大的依赖性。往年,乌克兰及欧洲生产的大量钛白粉都出口到俄罗斯。危机爆发后,俄罗斯自建钛白粉工厂的项目再度被提及。但远水不解近渴,俄罗斯真正实现钛白粉的生产也不是朝夕之间就可实现的事。




  2014年,俄罗斯全年进口钛白粉总量超过7.5万吨,与往年进口量大体相当。其中,从中国进口的数量有明显提升。数据显示,2014年俄罗斯共计从中国进口13700余吨钛白粉,占总进口量的17%左右。尤其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2季度俄罗斯由中国的钛白粉进口量高达5360吨,创下新高,且同比增幅高达210%。而在危机之前,中国并不是俄罗斯主要的钛白粉进口来源国,俄罗斯从中国的钛白粉年进口量仅为7000-8000吨。




  在价格方面,以美元计价的进口钛白粉价格在俄罗斯国内出现了持续上涨,不同产地的钛白粉价格差距空前加大。克里米亚钛公司生产的钛白粉售价维持在10-11万卢布/吨时,部分进口钛白粉的价格已经上涨至18-19万卢布/吨,两者价差几乎达到一倍。俄罗斯国内企业显然被这样的变化搞得手足无措,只得被迫削减部分采购量。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与美国的博弈中,俄罗斯自身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相反,美国由于提前做出多种应对预案而将影响降至最低。虽然我们并未卷入争端的漩涡之中,但其中有些方面是值得我们警惕与学习的。

姣姣网